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 穿成入魔师尊,我和弟子he了全本阅读,穿成入魔师尊,我和弟子he了萦回晚照全文小说

穿成入魔师尊,我和弟子he了全本阅读,穿成入魔师尊,我和弟子he了萦回晚照全文小说

时间:2024-06-15 17:55:53

精彩试读:俊美的面容摄人心魄,眉宇宛若远山含烟。墨染的长睫下,一双明眸波光潋滟。仿佛盛满了银河的碎片,有千般温柔荡漾其中。月昭问到,“你是...灵犀花?”他展颜笑开,春日暖阳破冰而出。眉眼弯弯,带着些狡黠灵动,轻轻颔首。不急不缓的说出了望尘仙尊的赐名,“是我,瑾珵。”明亮希冀的眼神就这么直喇喇的望过来,闪的月她些接不住。她走上前看了看桌上的花盆,又打量面前的白皙胜雪的少年,伸出手掐了掐他的胳膊。

开始试读《穿成入魔师尊,我和弟子he了》by萦回晚照:我穿书了,穿成文中入魔的炮灰。原主天资平凡,嫉妒徒弟天赋异禀,最后走火入魔,误入歧途,被师门驱逐。于是,我开启拯救自己,拒绝入魔。可是,没啥效果啊!迟早要入魔,不如早做打算。可我却被美人徒弟告知,只要和他神魂相交,就可以避免入魔?嘿嘿嘿……所以我要不要答应他呢?

穿成入魔师尊,我和弟子he了小说第2章免费看

霏弘长老斟酌了数息,“你最近可看了什么上古法术典籍?”

“琴谱...算吗?”月昭一顿。

霏弘长老摇摇头,抖了抖白胡子,又问“你是不是想你师父了?心绪太波动。”

“是会挂念他老人家,不过他老人家都成仙了,想来肯定比我过得好。

只是每每去了师父琴室就要落泪,七弦琴都弹不成调,唉。”

月昭跷着二郎腿坐那,嚼果子嚼的可欢,全然不见琴室那个弹不成调的泪人。

霏弘长老扶额,对她这种一边晴一边雨的样子深感无力。

霏弘长老摸着拐杖沉思,月昭的燥心之症自小就有,但并未探得她有什么心魔,这几年通过修炼加以控制,燥心之症也已经不妨事。

无非脾气大了些,还不是望尘偏宠的结果,偶然在梦里暴力点,应该是抒发情志,没什么大碍。

就这样,月昭十分担心的事在霏弘这里被自圆其说了。

他思量一会,决定拿些无伤大雅的药丸安抚安抚这小娃,起身去里间的格子上下搜罗一阵,找来个瓶子。

“清心丸,难受了吃上一粒。不过不可久服,你还是需要稳固自身道心…”

月昭如获至宝,“先不管那么多了,先救急。”

捧了瓶子谢过长老,又带了两个青果子,翩然而去。

...

月昭回到自己的停云阁,见二楼卧房窗户光芒大盛,像是白日里进了个太阳。

她用手挡了眼,几步飞跃上栏杆,翻到走廊上,急忙推开卧房的木门。

桌子旁有一个白色的虚影,朦朦胧胧,月昭看不真切。

这就化形了?!

月昭呆愣着不动,僵直半晌才想起自己有清心丸,倒在手心里一把,仰头吞下。

吞的太急,呛住了,不住地咳嗽,憋红了一张脸。

扶着门框像是要把心肺都咳出来。

白色的虚影渐渐凝实,聚成人形,仿佛是听见了声响,蓦然转身,衣带当风。

如同晨曦初照,柔和了周遭的光影。

秋水为神,醉玉颓山。

“师父。”他温柔里带着暖意。

月昭抚着自己的心口,想把药丸顺下去,可是药丸堵在一处,不上不下,好生难受。

听得这声师父,她猝不及防,抬头迎上他。

少年一派清雅,宛如碧落仙人降尘世。

风仪玉立,逸态横生。

俊美的面容摄人心魄,眉宇宛若远山含烟。

墨染的长睫下,一双明眸波光潋滟。

仿佛盛满了银河的碎片,有千般温柔荡漾其中。

月昭问到,“你是...灵犀花?”

他展颜笑开,春日暖阳破冰而出。

眉眼弯弯,带着些狡黠灵动,轻轻颔首。

不急不缓的说出了望尘仙尊的赐名,“是我,瑾珵。”

明亮希冀的眼神就这么直喇喇的望过来,闪的月她些接不住。

她走上前看了看桌上的花盆,又打量面前的白皙胜雪的少年,伸出手掐了掐他的胳膊。

有骨,有肉,还穿着衣衫,一朵花儿就这么化形成人了?

“你这衣料怎的如此滑溜?”月昭又摸了摸自己的素衣,两相对比,不如他的手感好。

瑾珵往前送了送,“是花瓣化成的。”

月昭惊奇的撩开他的衣袖,摸了摸里面露出来的温热肌肤,“这也是花瓣化成的?”

“也是。”他专注的端详着月昭,可以离她这么近,是他日夜在渴望的事,如同梦一般。

“那这里面呢?”月昭戳戳他胳膊皮肉下硬硬的部分,俗称骨骼。

“是我的花茎化成的。”瑾珵微笑着作答,好像在耐心哄一个好奇心旺盛的孩童。

月昭脑子里描绘出一幅花茎变化为他的骨架的画面,“妙哉!”又扯开他一点领口,里面也是肤色赛雪,手指戳了戳,感叹道,“不错。”

她仰着脖子有些累,于是拉着瑾珵绕过屏风,去了榻上。

“到这来,我给你检查检查身体。”月昭指了指素色的床铺,示意他坐过去。

瑾珵乖巧坐下,仰头看着她,十分虔诚。

月昭一手压了他肩膀施力,“躺着。”

少年无不听话的仰面躺进帷帐里。

月昭上手一顿摸索,胳膊腿都生的很好,没什么异常。

又使出一股灵力在他周身探寻,脑子和五脏六腑也不缺,经脉畅通。

如果是个新生幼儿,这样应该算是化形成功的吧。

虽说这花朵以后会处处占据上风,但毕竟是师父交代要悉心教导照顾的,也不能掉以轻心。

“好了,起来吧。”说着把他拉起来,她搬了凳子坐到对面。“你什么时候有了灵识?”

瑾珵略一回想,他只记得琴室里乐声经年不停,自己什么时候有了灵识,自己也不知道,于是摇了摇头。

月昭从没收过徒弟,也是同辈里最早收徒的,根据书里简介所说,他天赋秉异。万一自己露了怯,岂不是很没面子。

月昭观他温柔之态,犹如和煦春风拂面,不带丝毫寒意,真是难得的佳公子,一定招师姐师妹们喜欢。

与其压制我一个,不如大家同甘共苦,月昭心里盘算起来。

“走,我带你转转。”

*

“你就是伴着望尘仙尊雷劫化形的灵犀花?”

人人见到他都是这句。

一个师妹两眼放光,没等她说完,叽叽喳喳又凑上来一个师姐。

“不愧是花朵化形,竟生的如此娇艳,灵气逼人,月昭,你怎的这么有福?!”语气中满满的酸气。

“这可是我们这辈里的第一个徒弟,依我看,我们完全可以一同教导他。”一旁身量高挑的师姐打着不为人知的算盘。

后面凑不上前的师弟应和。

“啊对对对,一同教导,我们玉笙山上人才济济,十八般乐器心法,叫他都学了再选那合意的。”

语气里满怀着长辈对一个小辈的期望,就是声音不太老成。

瑾珵一直含着淡淡的笑意,回应着每一个好奇他的人。

他们一声又一声的讨论,月昭看奸计有得逞的苗头,放了话,

“谁想教他就来停云阁吧,但有一点,莫要荒废了自己的修炼,我师父飞升了,你们师父可还在呢。”

这一番惹趣的话下来,起码萎靡了五成念头,不过至少还有五成念头未熄。

月昭又带他熟识了各峰的长老,瑾珵得知每个峰都有自己的专长修炼。

而自己所在的主峰闻渺峰,专长便是七弦琴。

行至人迹罕至的幽径中,他开口问:“师父,我也可以学七弦琴吗?”

“当然。”

...

走不多时,月昭抬手指了前方山崖。

“你看对面,别向下望。”

那山崖高耸入云,飘着一层雾气,跟这边的春意盎然不同。

对面寸草不生,满是锋利陡峭的漆黑岩石,蔓延着一些血红色花纹。

瑾珵看了觉有些难受。

“那是什么峰?”

“那不是什么峰,就是一块镇妖石,底下压着上古妖兽混沌。

没事不要离得太近,也别向下望,会陷入幻境迷失方向,自己跳下去。”

月昭语气森森说的毛骨悚然。

瑾珵后退了一步。手捂上心口,望着山崖迎风而立。

他身量比月昭高得多,眉眼间却脆弱不堪,皮肤本就宛如初雪,此刻几乎要透明了。

“莫怕,即使不小心向下望了,只要心志坚定,也能逃开幻境。”

月昭对他说,也对自己说。

在书里,就是这幻境,教原主学会了吸人灵气的禁术。

这种阴损法子虽然能短时间增加修为,却十分害人。

穿成入魔师尊,我和弟子he了

穿成入魔师尊,我和弟子he了

作者:萦回晚照 类型:幻想时空 状态:连载中

我穿书了,穿成文中入魔的炮灰。原主天资平凡,嫉妒徒弟天赋异禀,最后走火入魔,误入歧途,被师门驱逐。于是,我开启拯救自己,拒绝入魔。可是,没啥效果啊!迟早要入魔,不如早做打算。可我却被美人徒弟告知,只要和他神魂相交,就可以避免入魔?嘿嘿嘿……所以我要不要答应他呢?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