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绝世谋妃:傲娇王爷请听令

更新时间:2022-09-26 21:44:58

绝世谋妃:傲娇王爷请听令 连载中

绝世谋妃:傲娇王爷请听令

来源:微小宝 作者:东泽长宫主 分类:穿越重生

苏妍九走到宇文宸的身边,清冷的声音带着关怀,“殿下不要生气,姐姐可能只是一时想不开,她这么多年来对殿下矢志不渝,不会轻易说变就变的。”“九九,只要你为本宫搞定百里笙,本宫绝不会亏待你。”流风国第一美人,苏妍九的清傲圣洁,是宇文宸心中的一点朱砂,而百里笙,他讨厌她自以为对他恩重如山的样子,如今到了凌风国,她的生死,不过是他一句话的事情。展开

绝世谋妃:傲娇王爷请听令第3章试读

百里笙脚步一顿,抬起下巴,“还有什么事吗?”

说着一把将头上的凤冠扯下来,扔过去,“这个,我不稀罕,给你心爱的女人戴去吧。”

凤冠不偏不倚,正砸在宇文宸的胸口上,砸中那一颗自私狠辣的心。

宇文宸眉头一蹙,死死地盯着她,“百里笙,告诉本宫,你为什么要这样做?这样很好玩?”

百里笙微笑,“是啊,很好玩,你玩我玩够了,不许我玩你了吗?”

上辈子,宇文宸也是设计了这么一出,只不过在她和慕千烨滚床单之前,他带着人出现,她身败名裂,他依然“仁慈宽厚”娶了她,利用她的愧疚,争取到她父皇母后的支持,杀死老皇帝,成功上位,而后,她的日子也到头了。

这一次,药劲强了一点,她迫不及待了一些……

宇文宸语气阴冷,“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心知肚明。”

百里笙拍拍手,“不奉陪了啊。”

看着百里笙离开,宇文宸缓缓攥起了拳头。

从什么时候起,这一颗棋子竟然想要摆脱他的控制了?百里笙,你逃得掉吗?

苏妍九走到宇文宸的身边,清冷的声音带着关怀,“殿下不要生气,姐姐可能只是一时想不开,她这么多年来对殿下矢志不渝,不会轻易说变就变的。”

“九九,只要你为本宫搞定百里笙,本宫绝不会亏待你。”

流风国第一美人,苏妍九的清傲圣洁,是宇文宸心中的一点朱砂,而百里笙,他讨厌她自以为对他恩重如山的样子,如今到了凌风国,她的生死,不过是他一句话的事情。

百里笙压根没有打算好好地结这一场婚,所以是穿着日常外裳来的,等坐上回公主府的马车,干脆把红嫁衣也脱了,从窗柩扔到了太子府的院子里。

宇文宸看到这一幕,额头上更是青筋暴露。

百里笙的每一个举动,都是在打他的脸。

他从来没有这么耻辱过!

马车行驶在官道上,经历了这一次坎坷重生,百里笙情绪许久难以平复,她只知道,辜负她,践踏她的,她都要以十倍,百倍,还诸彼身。

夏鸢是跟着百里笙从扶苍来的,百里笙举动异常,她也不想去深问,只是道,“公主为什么要选择靳王呢,靳王毕竟双腿残疾,甚至不能人道,奴婢是担心,即便这门亲事成了,公主以后也不能幸福。”

不能人道?不多时前,某些人可是有力粗暴得很呢,她现在腰都不太好。

“夏鸢。”百里笙摆出一副教训人的模样,“夫妻之间,主要是精神相契,志同道合,才能长远,你只关注肤浅的肉体需要,这样是不行的。”

夏鸢眨了眨眼睛,“可是,也不能完全不需要,毕竟还要生孩子呀。”

“再说。”百里笙板着脸,“两条腿不行,就代表第三条腿也不行了吗?不能以偏概全。”

“噢。”夏鸢点头,“奴婢建议,公主还是先试试,也不是说一定要做什么,摸一摸也是行的。”

百里笙才抿一口茶,闻言差一点喷出来,一看夏鸢一本正经的神色,嘴角不由得抽了抽。

空气响起剑刃破空的窸窣声,一阵肃杀的气息弥漫开来,百里笙脸一沉,“停下。”

车夫才停下马车,几个黑衣蒙面人落在马车四个方向。

“你们是谁派来的?”

百里笙很平静地走下来,敢在官道上设伏,看来对方的身份并不低。

“百里笙,把命交出来。”

黑衣人举剑就要砍。

“那人给了你们多少钱,我可以加一万倍。”

百里笙不疾不徐地开口。

一万倍?

黑衣人面面相觑,都有些心动,不过,他们的主要目的,是要百里笙的命,不然没法交代。

剑还是朝百里笙砍来。

百里笙不懂武功,却也做出了最迅速的反应。

将手中抓着的一把茶叶往第一个人眼前一洒,那人顿时被迷糊了眼,踉跄着往后倒去,绊倒了三个人。

百里笙抓起一脸呆滞的夏鸢,跑——

几个黑衣人随即追了上来。

百里笙只顾着跑,边回头看,没注意到面前出现了一个障碍物,一绊,整个身子不受控制地跌倒,完了完了,她在心中哀叫。

没有想象中磕到坚硬地砖的痛感,百里笙倒在一个类似肉垫的物体上,而且,还有点高度。

她伸手摸了摸,凉凉的,滑滑的衣服料子,心中一个激灵,再往下,就摸到了如玉般冷润的手背。

是,死人吗?

百里笙慢慢转过脸,正好对上男人英挺俊美的眉眼,那一双眸子深不见底,长睫投下一重影子,像是千年幽潭上的潋滟之色。

可是这张帅得人神共愤的脸,却是她所熟悉的,慕千烨,他在这儿?

虽然讶然,可是紧张感,却是一点也没有了。

“你要躺在本王的身上多久?”

润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百里笙一看,那些黑衣人哪里敢近靳王的身边,早就溜得不见了踪影。

不过,身下的这幅身体,躺着可真舒服啊。

百里笙尴尬地咳嗽了一声,慢腾腾起来,“不小心撞到,靳王见谅。”

“不小心,本王看你受用得很。”

秦风将靳王扶正,靳王整理了一下被蹭下的衣襟,那儿一小块韧实的小麦色肌肤,让人看一眼就要喷血。

百里笙默不作声瞥了一眼,“唔,知好色则慕少艾,乃人之常情,我欣赏美,感受美,何错之有呢?”

慕千烨看着她,一双眼仿佛要望到她的心底,“什么时候,你的嘴巴变得这么甜了?”

就在昨天,她还在他的面前吵了一架,手掐上了他的脖子,要不是秦风拉开,慕千烨的脸已经青了……

百里笙,“大概是与王爷接触过之后吧。”

说的接触,便是亲吻,她现在嘴巴都还有点麻。

“扑哧”,秦风忍不住笑喷了。

慕千烨凉凉看了他一眼,秦风立刻憋住了脸。

“那么,以后不如多接触?”

男人俊美的面颜有些痞意。

百里笙咳嗽了一声,“靳王这是想要对我耍流氓吗?”

“不,今日是你对本王耍流氓。”

百里笙脸上有些绷不住了,“我还有事,先走一步,方才,多谢王爷啊。”

慕千烨眉头皱了起来。

百里笙虽然态度好了不少,可却从以前的排斥变成了疏远,无论是哪一种,他都不喜欢。

秦风小心道,“公主太子府罢婚,不会只是在拿王爷当挡箭牌……”

慕千烨幽幽道,“覆水难收。”

顿了顿,“行刺的事情,调查清楚。”

其实,对于百里笙来说,嫁给靳王这样的残疾帅哥,总比嫁给宇文宸那样的极品渣男好。

其他的,感情不感情的,保命要紧。

只不过,是谁派人来刺杀她呢,她干想也想不出什么来,正准备出去探一探风声,夏鸢便进入大殿,“公主,苏小姐来了。”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