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虎山行

更新时间:2022-09-27 14:10:38

虎山行 已完结

虎山行

来源:掌文 作者:一生欢喜 分类:都市情感

他看向林江,见林江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样子,笑嘻嘻地拍拍林江的肩膀,“呵呵,那就有劳你了兄弟,帮我好好照顾我未来的老婆,只是得委屈你了,看得着吃不着,夜晚想要的时候,只能自力更生了……” 周围的人爆发出更猛烈的笑声。 笑声里,充满了嘲讽和同情。 顾心雨心酸难当。 被家里当棋子随意嫁人也就算了,现在在这么多人面前,自己居然被母亲当作玩具,随意赠送给别人玩乐……展开

虎山行:迎我新娘

  林江掏出来的东西,是一块古朴的玉佩。

  玉佩看起来非常陈旧,上面斑驳不堪,只是样式有点古怪,是一只展翅欲飞的凤凰。

  这是凤凰林家权力的象征,给顾家一万个狗胆,敢接!

  众人一看这东西,静默了一秒,然后发出哄堂大笑。

  “哈哈哈,这小子也真逗,不知道哪捡来一块破石头就拿来当嫁妆,家里是有多穷?”

  “呵呵,顾家还真是有眼光啊,找了个上门女婿,嫁妆是块石头,厉害,佩服!”

  陈芸芸听着这些笑话声,脸色憋得通红。

  这个垃圾,都这时候了,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戏弄顾家?

  吃了熊心豹子胆!

  陈芸芸正准备让保安进来,把这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狠揍一顿发泄,这时候,她听到了一声咳嗽。

  他转头一看,顿时一身冷汗!

  不知道什么时候,吴风站在了她的身后。

  吴风的眼神非常狠厉,似乎是要将陈芸芸撕开一般。

  “吴,吴老,您怎么亲自过来了?”陈芸芸小心翼翼地跟吴风说话。

  吴风装作不经意地瞥了一眼玉佩,然后对陈芸芸说道:“怎么?你们请我过来,就是让我来看你们顾家的这场闹剧?”

  这话一出,现场温度都下降了好几度。

  陈芸芸更是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得罪谁,都不能得罪吴风!

  “不是当然不是了吴老,我们确实是请您过来喝一杯喜酒的……”

  “喜酒呢?我好像等了十几分钟也没喝到吧?”吴风打断了陈芸芸的话。

  “这,这……”陈芸芸语噎。

  她本来是下定决心悔婚,但是吴老居然过来讨酒喝。

  这时候如果说没有喜酒了……

  “怎么?莫不是连我这老头子也想戏耍一番?”吴风的脸一下子冷了下来。

  “没有没有!婚礼马上开始,马上就开始!”陈芸芸的心咯噔一声,赶紧应了下来。

  算了,当众悔婚影响也不好,先饶了那垃圾!

  “来人,带林江去换衣服,婚礼准时开始!”陈芸芸吩咐着,然后好生伺候着吴风。

  林江被人带着去换了衣服,然后带到一间房间前。

  “诺,新娘子就在里面,你们见个面熟悉一下吧,别到时候在台上连名字都叫不出来。”这个顾家的人神色厌烦地对林江说道。

  林江没有理会,轻轻推开了门。

  一双眼睛和他来了个对视。

  林江一时有点愣神。

  这是一双怎样的眼睛……

  灿若天上星,冷若寒地冰。

  他再一看新娘子,顿时有种头晕目眩。

  新娘子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明眸皓齿,身段婀娜,穿着洁白的婚纱,宛如天仙。

  只是,她的气质实在太冷太孤傲了,孤傲得让林江有点不敢靠近。

  顾心雨此刻也在打量林江。

  她第一眼看见林江的时候,也是微微一愣。

  这就是要跟自己结婚的男人吗?

  好年轻,岁数应该比自己还小吧……

  长得还可以,就是看上去有点呆……

  呆头呆脑的,看人直勾勾的,没有礼貌。

  林江正在愣神之际,忽然看见顾心雨本来冰冷的眼神,忽然一下子变得空洞了起来。

  这个女人……

  “林江。”林江自我介绍。

  “顾心雨。”顾心雨的声音也是冷得彻底。

  反正我只是顾家的棋子,跟谁结婚,自己能决定么?顾心雨心里冷笑,不乏凄苦。

  顾心雨是顾磊的私生女,虽然是顾家长得最漂亮的,但是地位却是顾家最低的。

  很多人看上她,但没有人看得起她。

  俩人一时沉默无话。

  过了一会儿,门口传来脚步声,“你们俩,快出来,婚礼开始了。”

  顾心雨眼神一暗,这场婚礼,只不过是一道程序罢了,没人会真心为她祝福。

  顾心雨走在前面,林江跟在后面。

  到了包厢门口,林江一步赶上,顾心雨冷眼相对。

  林江轻声道:“你我夫妻,应该是要一起。”

  顾心雨差异地看了一眼林江,不再二话。

  俩人进场,司仪已经等着,一阵程序走下来,礼毕。

  下面传来稀稀拉拉的掌声。

  吴风别有深意地看了一眼林江,然后就先行离开了。

  众人正喝酒着,这时候,包厢的门砰的一声被人踹开了。

  众人抬头一看,一阵哗然。

  来人是一个油头粉面的年轻人,他的身后跟着一批穿着黑色西装的壮汉,一个个手里拿着棒球棍。

  顾心雨看到这人,眉头一皱,眼里露出深深的厌恶。

  但陈芸芸却是哎哟一声,一个箭步迎上去。

  “黄少,您怎么大驾光临也不说一声,这是干嘛呢?”

  黄古田对着陈芸芸破口大骂道:“滚一边去!来人,给我砸!”

  “别啊,黄少,有话好好说啊!”陈芸芸一脸赔笑。

  这个黄少,可是鲤城地产大亨的少爷,身份地位远远高于他们顾家,得罪不起。

  黄古田冷笑一声,“好啊,有话好好说是不是?行!我大驾光临不说一声是不是?我倒要问你,你家嫁顾心雨,可曾说过一声!”

  陈芸芸心里一咯噔,暗叫糟糕!

  之前自己偷梁换柱的时候,忘了还有黄古田这事儿!

  黄古田可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被他惦记上的女人,没有一个能逃脱的掉。

  黄古田也是三个月前认识了顾心雨,然后对顾心雨展开疯狂的追求。

  当时陈芸芸巴不得黄少娶了顾心雨,好攀上黄家大船。

  黄古田一下子推开陈芸芸,走到顾心雨的面前。

  顾心雨依旧一脸嫌恶。

  黄古田这时候看向林江,“你就是新郎?”

  林江点头。

  “你哪个家族的?”黄古田。

  这时候,有好事者接话,“黄少,这小子就一孤儿。”

  孤儿?

  黄古田一听,顿时暴怒起来,“好啊!宁愿把顾大美人嫁给一个孤儿,也不肯留给我是不是!好啊,顾家,好啊!”

  陈芸芸吓得脸色都白了,也不顾什么场合了,一把拉住黄古田,说道:“黄少,您别误会!今天这场婚礼只是形式,我们要得到老爷子家产就必须办这婚礼。这样,我给您一个承诺!”

  “承诺?”黄古田皱眉。

  陈芸芸这时候戏谑地看着林江,“黄少,我保证他们俩的婚姻只是走个形式,这垃圾绝不敢动顾心雨一根汗毛。三个月后,我就给他们办离婚,然后把心雨送给您。我发誓,嫁给您的时候,心雨还是原装货,没碰过的……还有,作为诚意,今后您只要有需要让心雨陪您一起玩,保证随叫随到!”

  这话一出,全场顿时一阵哄笑,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林江。

  林江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脖子青筋都爆了出来!

  欺人太甚!

  我本是来报恩,没想到,你顾家如此不识好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如此羞辱人的话!

  这是让我在大庭广众之下,戴一顶绿油油的帽子!

  黄古田听到这话,顿时乐开了花,“算你会来事儿!”

  他看向林江,见林江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样子,笑嘻嘻地拍拍林江的肩膀,“呵呵,那就有劳你了兄弟,帮我好好照顾我未来的老婆,只是得委屈你了,看得着吃不着,夜晚想要的时候,只能自力更生了……”

  周围的人爆发出更猛烈的笑声。

  笑声里,充满了嘲讽和同情。

  顾心雨心酸难当。

  被家里当棋子随意嫁人也就算了,现在在这么多人面前,自己居然被母亲当作玩具,随意赠送给别人玩乐……

  以后自己再鲤城的名声……

  呵呵,这个顾家!

  林江一把推开众人,疯狂地跑出酒店,而顾心雨的眼泪在林江逃离的瞬间,刷的一下掉落下来。

  不说你说的,夫妻,应该是要一起么……

  终于在出酒店四下无人的时候,林江发泄地怒吼了起来!

  这是他二十三年来,受过最大的耻辱!

  即便是当年妈妈惨死,即便是爷爷病逝,自己感受到的只有痛苦和不甘。

  但是,现在,他感受到了滔天的耻辱!

  龙游浅滩遭虾戏!

  正在这时,一个激动的声音,从一处黑暗处传了过来。

  “少主!您终于现身了!”

  “我们,找了您十年!”

  一个黑影,从暗处慢慢出现。

  正是吴风,老泪纵横地跪在林江的面前。

  林江看向吴风,发现嘴唇已经被自己咬破了。

  酒店上方,依然回荡着黄少肆无忌惮的笑声,甚至可以听见陈芸芸尖锐的马屁声。

  黄古田的奚落,陈芸芸的势利,宾客的嘲弄,还有……

  顾心雨的眼泪!

  林江忽然瞬间明白了自己逃离时候顾心雨掉下的眼泪……

  自己还能逃走,但是,那个可怜的女人呢……

  她被家人背叛,最后一刻,甚至被自己背叛!

  想到这,林江忽然感到一阵可怕的窒息!

  冷风一吹,林江回过神来,感受着嘴角的血腥味,眼神逐渐变得冰冷起来,身上逐渐流露出一股睥睨天下的凰气,他看向跪地不起的吴风。

  “我不知道你是谁,我也不管你是谁……”

  “你叫我一声少主,我便许你一路相随!”

  “大刀,阔斧!”

  “我要炸场,还有……”

  “迎我林江的新娘!”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