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奇幻 > 我什么时候成圣了

更新时间:2022-09-24 12:13:09

我什么时候成圣了 已完结

我什么时候成圣了

来源:微小宝 作者:高手之高 分类:玄幻奇幻

谁成想就在他将玉瓶打开的一瞬间,一股惊人的药香弥漫四起,只是轻轻一嗅便能平息体内暴。动的灵气。感知到药香的奇特力量,赵东离瞳孔骤然一缩。“拥有如此奇效药香的药品,这……难道是仙品级别的灵药不成!”他在心里震撼的说道。仙品级灵药只有仙人才可以炼制,而且还必须达到天仙境界。别说大离王朝,就算这片大陆也没多少人能炼出来,更别说亲眼一见。李长安注意到赵东离的表情,不禁翻了个白眼。展开

仙品灵药-高手之高

刚回到院子,就见到李长安正从远处骂骂咧咧的往这边走。

“这什么鬼天气啊?刚才还阴天要下雨呢,我好容易跑回来收衣服,一到门口天又晴了?”

两公里的路他可足足跑了十几分钟呢,现在累的满头大汗的,却突然晴天了,能不让人郁闷嘛。

“汪汪!”

也才回来的小黑看到李长安后,高兴的摇着尾巴迎了上去。

见到小黑之后李长安的心情才好了一些,给它的狗头好一阵揉。搓。

“算了,回来就回来了吧,我先去洗个澡。”

说着便去井边开始打水。

另一头。

又足足赶了一个多时辰的赵东离才带着王世成来到篱笆院前。

此时的李长安正在房中的大浴盆里泡着澡睡觉呢,突然被那熟悉的声音所惊醒。

“恩师,学生赵东离求见,还请恩师救命!”

王世成的情况已经相当糟糕,金丹几乎碎了五分之四,本人也昏迷了。

本来他还没这么严重的,可当得知那条黑狗竟是一头神兽,甚至还为人家看家护院的时候。

因为实在受不了这个打击,他当场又吐了几口血昏了过去。

赵东离急得不得了,再不想办法只怕王世成真的小命不保了。

屋内的李长安揉了揉朦胧的双眼,听外面有人叫自己,正打算发飙。

这时顺着窗忽然看到了身上沾满鲜血的赵东离,还以为出什么事了,立马穿上衣服朝门外走去。

可到了院子才知道这家伙原来是为自己的学生来救命了,让李长安好一阵无语。

自己又不是医生,救命也不该找他啊?

“我说赵院长,我就一教书先生啊,又不是医者。”

“况且你刚才说他金丹破损,关键我连金丹都没有,能有什么办法?”

说着很是头疼的摇了摇头。

可看着胸。前和嘴角还在不断流血的王世成,他又不好把人家赶出去。

“正因为没办法所以学生才来找恩师的啊,您神通广大,可一定要想办法救救世成啊!”

赵东离说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饶是李长安也不由有些不忍。

不过他根本没接触过任何与医术相关的书籍,修炼更谈不上了。

眼下却要自己救一个金丹破损的元婴强者,怎么可能?

想到这,李长安想起之前完成系统任务所赠与的一些治疗跌打损伤的药,于是赶紧说道:“这样吧,我这里还有点治外伤的药,先给他涂上,然后你迅速带他去镇上的医馆,看看能不能抢救一下。”

说着一路小跑回到书房,将一个小玉瓶拿了出来。

“恩师,若您都没办法的话,恐怕大离也不会有人再有办法了。”

赵东离看着李长安手中的玉瓶苦笑道。

谁成想就在他将玉瓶打开的一瞬间,一股惊人的药香弥漫四起,只是轻轻一嗅便能平息体内暴。动的灵气。

感知到药香的奇特力量,赵东离瞳孔骤然一缩。

“拥有如此奇效药香的药品,这……难道是仙品级别的灵药不成!”

他在心里震撼的说道。

仙品级灵药只有仙人才可以炼制,而且还必须达到天仙境界。

别说大离王朝,就算这片大陆也没多少人能炼出来,更别说亲眼一见。

李长安注意到赵东离的表情,不禁翻了个白眼。

旋即将瓶中的一些白色的药粉均匀的涂抹在了王世成胸。口的位置。

“好了,你快带他去镇上寻找郎中吧,我刚好认识一个,把地址给你,报我名字没准还能打折呢。”

说罢李长安转身回到屋内,正打算将地址写给赵东离。

可此时的赵东离根本没在意他的话,而是一直在盯着王世成,连呼吸都放缓了许多。

伴随着先前的药物被吸收之后,一道金色灵光自他胸。口冲天而起。

紧接着可以看到那本已破碎的金丹在这道光芒之下竟自己修复了起来。

“切,人类真没见过世面,不就是修复金丹吗?若修炼极致,别说金丹了,连灵魂都能修复。”

小黑趴在一旁打着哈欠看着这一切,对这些早就司空见惯,没有一点新奇。

赵东离则依旧瞪着眼观望着金丹的修复过程,一副乡巴佬的模样。

这边李长安来到院子正打算将字条交给赵东离,却发现刚才胸。口还凹陷下去的王世成此时已经复原。

原本苍白的面庞也恢复了红。润。

一颗金丹在他胸。口上方旋转着,下一秒猛然钻入后者胸。口,甚至连他的气息都比最初强大了一分。

当然这一点李长安是感知不到的。

“元婴后期!院长,我突破了!而且我的金丹恢复了!”

王世成从地上蹦起,感知着强大的力量,兴奋的握住赵东离的手。

“是恩师所赐的仙药救了你,还不快去给恩师磕头!”

看着这么快就恢复了的王世成,赵东离也高兴的紧,赶紧带着他径直朝李长安走来。

王世成原本还以为院长口中的李先生至少也是和他年纪差不多的老者呢,谁想竟是一个看上去二十左右的青年。

不过愣了一下之后,他还是对着李长安跪了下来。

“先生的救命之恩世成没齿难忘,日后先生若有需要,世成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这一举动可把李长安懵的够呛。

自己做什么了?

不就是给他涂了点外伤药吗?

怎么还救了他的命了?

可看着似乎已经完全恢复的王世成,李长安有些懂了。

早就听说修炼到元婴级的人物自愈能力无比强大,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

至于自己的那破药,最多就是帮他修复一下外伤罢了。

确定了这个想法后李长安上前把他扶起。

“我可没帮你什么,还不是你自己的造化好。”

“再说看你年纪都能当我爹了,以后别学其他人动不动就下跪知道吗?”

他所指的自然就是赵东离和曲流殇。

两个名满天下的大儒一找到机会就给自己行礼或是拍马屁,牛皮都没那么厚。

“是,世成谨记。”

王世成恭敬的点了点头。

“行了,既然没事的话我就不留你们了,早点回去吧。”

李长安摆了摆手。

这几人在自己这里几天,他就没过过一天安生日子。

不过赵东离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恩师……临走前您能不能赐一些水……”

“你是说井水?随便灌,灌完早点走,我还得睡午觉呢。”

闻言赵东离一喜,随后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水袋,如孩子一样蹦蹦跳跳的灌水去了。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