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异能 > 道观直播:家人们一定要相信科学

更新时间:2022-09-26 07:37:21

道观直播:家人们一定要相信科学 已完结

道观直播:家人们一定要相信科学

来源:微小宝 作者:胖嘟嘟 分类:都市异能

屈青峰一本正经的掐着指头,随即纳闷道,“不是贫道说你,你上个月才从病床上痊愈,这个月怎么想着来爬山?”周溪月不但不恼,眼神中反而充斥着小星星,道长太厉害了,这都能算到。“哎呀,这不是闲得慌嘛,道长,有没有办法改掉呀。”她一年十二个月,有九个月在病床上,还有三个月在‘作死’,可每次都能恢复的很好,没有留下病根,气色完全看不出来是个经常被挫折/磨练的人。展开

菇凉脑子进水?

“周施主,贫道并非流/氓。”

被误认成流/氓,屈青峰心里一阵斐然,平日里其他人只把自己当江湖骗子,现在倒好,又多了一个流/氓名号。

“你不是流/氓是什么!我身上为什么是湿的?”周溪月恼怒交加,本欲将盖在自己娇躯身上的道袍扔了,可浑身被水侵湿,扔掉道袍等于将自己显露给眼前的流/氓看。

只能作罢,眼睛紧紧的盯着屈青峰,眼神中夹杂些许恐惧。

印象中从未见过眼前的青年男子,对方为何知道自己的姓,他是谁?

自己为何会在此地?

屈青峰耸耸肩,也不做解释,将手机递给她。

此时的弹幕还在议论道长方才救人的事情,见小姐姐不领情,弹幕中有人跳出来指责她,觉得如果没有道长,她早就一命呜呼了。

年轻轻轻干什么不好,非得寻死。

周溪月翻了翻水友们的议论,顿时明白自己误会道长了,可自己为什么会自杀?自己只不过是一时兴起才独自爬山而已。

“道,道长,对不起呀。”明白事情经过后,周溪月脸颊露出歉意,将手机递还给屈青峰,蜷缩着身子,双手抱着脑袋,“我感觉我的头特别痛,这里是哪,我怎么会自杀……”

“施主被邪祟之物控制,自杀不是你自身所想,头疼是后遗症,休息片刻就好。”

屈青峰淡然的解释道。

“啊,道长,那邪祟之物还在我身上吗!”周溪月顿时露出一副哭相,“呜呜呜,道长,求求您救我,我还不想死,我还没谈男朋友呢。”

说着,不顾忌身上的春光/乍泄,扑到屈青峰的身边,抱着他的手臂,满脸渴/望。

感受着对方胸/前传来的柔软,屈青峰当即偏过头去,心想这菇凉是不是脑子进水了,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直播间!

“我敲,救了小姐姐,换小姐姐的投怀送抱,说实话我有些羡慕道长了。”

“我现在只想知道道长在哪,我要去拜师!我也要小姐姐的抱抱!”

“呜呜呜,那小姐姐抢我的位置,道长是我的。”

……

“行了行了。”屈青峰赶忙抽出手臂,重新将衣袍盖在她的身上,道,“你已经没事了,不过保证不了日后,施主尽量不要去阴气重的地方。”

妖邪入体,已经十年没有见过了,依稀记得,师傅曾说过,一旦某一处出现妖邪入体,意味着大批量的出现。

十年前,师傅远赴华山,帮助周围山村十三个人驱除邪祟。

如今,邪祟之物又再次来临。

屈青峰眉头紧锁,看来过段时间有必要到处去走走了。

“真的吗道长,那你皱眉干嘛,我不想死啊!”见屈青峰皱眉,周溪月再次可怜巴巴的附到身前。

不说名字眼前的道长就了然如心,肯定非常厉害,必须抱紧大腿,不然再被邪祟之物纠缠,可就嗝屁了!

“那周施主把刚刚用驱散符的钱付一下。”屈青峰忽然笑眯眯地说道。

“卧槽!那也算钱?”

“你们懂什么,道长本来就穷,一张驱散符不比小命重要吗!”

“什么叫本来就穷,咦,好像也是,哈哈哈,那个小姐姐乖乖买单吧。”

“要我说,只要不贵,啊呸,能保命的好东西,多贵我都买,道长卖我一张吧!”

若是直播刚开始,道长卖驱散符,肯定被一众水友所不耻,可经过此事,一众水友恨不得都买一张,指不定哪天就起作用了。

“一张符纸怎么能保命?一定要相信科学。”屈青峰见弹幕刷的相当勤快,连忙眼观鼻鼻观心,一本正经的说道。

“多少钱呀道长,可是我没带现金。”周溪月苦着个脸,道长救自己,收点香火钱无可厚非,就怕太多了,家里会怪罪自己。

“没带钱?”

屈青峰当即打开威信收款码,“来,扫这个。”

周溪月:“……”

经过协商,最终屈青峰以买一送一的价格,七千软妹币卖了两张驱散符。

算上刚刚驱邪用的,实际到手只有一张。

“道长,这东西要怎么用。”周溪月仔细打量着手中破烂不堪的符纸,除了一些自己看不懂的符文,毫无出奇之处,怎么看自己都像是被骗被宰了的小羔羊。

收获七千软妹币的屈青峰内心想当舒爽,没想到开播第一天就有如此收入,虽说不是因为直播才有的,但好歹也是提供了不错的直播素材。

“随身携带即可。”屈青峰心情大好,提醒道。

周溪月郑重的收了起来,这才好奇的打量起眼前的年轻道长。

随即嘴角上扬,嘻嘻,道长还挺帅气的。

“道长,你会算命吗?”

“略懂一二。”屈青峰一本正经的回应道,原本还在思索接下来直播什么,毕竟刚开始也没有经验,不过小姐姐既然问到算命,直播算命似乎也不错。

起码不用摆弄贫道的功夫。

“那道长您帮我算算呗。”周溪月满怀期待的看着他。

“周施主想算什么?”

“算算我的灾祸。”周溪月叹了口气,她经常性遭遇各种挫折,不过都不大,这次却险些丧命。

“哇,道长开始算命了。”

“小姐姐你算啥灾祸,肯定会活的好好的,要不算算你跟我的姻缘!”

“人家小姐姐那么漂亮,你配不配,让我来让我来!”

屈青峰一本正经的掐着指头,随即纳闷道,“不是贫道说你,你上个月才从病床上痊愈,这个月怎么想着来爬山?”

周溪月不但不恼,眼神中反而充斥着小星星,道长太厉害了,这都能算到。

“哎呀,这不是闲得慌嘛,道长,有没有办法改掉呀。”

她一年十二个月,有九个月在病床上,还有三个月在‘作死’,可每次都能恢复的很好,没有留下病根,气色完全看不出来是个经常被挫折/磨练的人。

所谓的作死倒不怨她,她吃个饭偶尔能中毒,喝个水偶尔都能呛到。

屈青峰看着眼前的小妮子,煞是可爱,可惜,她的出世,不过是帮家族还债罢了。

“有倒是有,不过对你而言有些困难,你背后的家族做了不少坏事,等你父母什么时候将这些事处理好,你就不会再被病痛或挫折折/磨了。”

小说《道观直播:家人们一定要相信科学》 第3章 菇凉脑子进水?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