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穿成寡妇

更新时间:2024-06-13 16:46:57

穿成寡妇 连载中

穿成寡妇

来源:阅文 分类:古代言情

屋里就前面一扇窗户,屋里虽然暗可玉儿和蓉蓉也看见了娘脸上红肿了一片。 “娘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打你了,我去给你报仇。”说完蓉蓉就要下床,聂微微赶紧抱起她道:“没人欺负娘,是娘从山坡滚下来了,是娘不好,娘不该朝小宝发脾气。” 两个女儿扑到她怀里搂着她的脖子道:“娘,你是不是累了,我们以后少吃点,帮你一起去挖野菜,娘,你别哭了。”展开

小说穿成寡妇在线阅读

  聂薇薇不敢骂天也不敢骂地,只骂宁木这个畜生。

  几次侥幸逃脱,让她后怕不已,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她还会不会有这样的好运气。

  感叹了一会命运的不公,生活的不易她看着手上的血,在裤腿上擦了擦,找了水洗手。

  她也不管那宁木是死是活,先四处挖野菜,等天不早了,再从田里绕过村子从村头回了家。

  到家后,三个孩子在床上嘻嘻哈哈地笑着,她则站在院子又哭了一会,整理好情绪把外面的衣服收进堂屋,挂在火塘边继续烤着。

  “娘,你回来了。”玉儿说了一声,小宝就跟着哭着要娘抱。

  聂微微也没有进去,而是把晚饭先煮了,然后把野葱拌好腌在坛子里。

  然后就在火塘旁摘马兰头,小宝哭的声音越来越大,两个姐姐在里面哄不住了。

  聂微微皱着眉进了屋,小宝坐在那仰着脖子张着个大嘴开始干嚎,她的火一下就起来了,上去朝他屁股就打了几巴掌:“哭什么,是不是把娘哭死了你就好了,有什么好哭的,让你哭让你哭。”

  连打带吼之后,小宝哭得更是声嘶力竭了,聂微微也跟着哭:“我到底招谁惹谁了。”

  屋里就前面一扇窗户,屋里虽然暗可玉儿和蓉蓉也看见了娘脸上红肿了一片。

  “娘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打你了,我去给你报仇。”说完蓉蓉就要下床,聂微微赶紧抱起她道:“没人欺负娘,是娘从山坡滚下来了,是娘不好,娘不该朝小宝发脾气。”

  两个女儿扑到她怀里搂着她的脖子道:“娘,你是不是累了,我们以后少吃点,帮你一起去挖野菜,娘,你别哭了。”

  见两个如此懂事的女儿,她心更是难受了。

  小宝哭了半天发现娘没有来哄他,还抱着两个姐姐,他的醋劲就上来了,站起来就把姐姐从娘的怀里拉开,自己坐到娘的腿上,收了哭声搂着娘的腰。

  大冷的天,聂微微把她们仨放进被窝里,盖好被子,便说出去做饭。

  小宝耍赖不依,可看见娘的脸色不好,就放了手,乖乖地缩在被子里。

  晚上三个孩子就在床上吃的饭,聂微微给她们打了水洗了洗,夜里听着三个孩子均匀的呼吸声,想着这会不会只是一场梦呢?等她醒来还是在那个小出租屋里。

  早上她没有去卖笋,因为没挖几个就......简直不能想,一想到她就想杀人。

  她在家把家里打扫了一下,煮好饭,给孩子们都穿起来。

  洗碗时院子门被拍响了,她心里突突直跳,心都提起来了。

  “姐,是我书珩。”

  她舒了一口气:“玉儿去给你舅舅开门。”

  三个孩子就开始争吵。

  “我来开。”

  “我来开。”

  小宝没有抢到,又开始哭了。

  等院门开了,只见魏书珩提了两条鲤鱼,小宝就顾不得哭了,跟着姐姐们喊:“鱼,大鱼。”

  才进院子他就看见了聂微微脸上的伤,红肿虽然消下去了些,可能很明显地看出是被打了巴掌。

  “姐,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聂微微本来想说没事的,可话一出口就是委屈的颤音。

  然后她就把这几天的事情说了一遍,魏书珩气得脸通红,要去把王赖子和宁木打死。

  聂微微拉着他道:“那王赖子估计是不敢了,可那宁木也不知道死活。”

  “死了也是活该,畜生东西要是活着我也要去打死他。”他一想到柔弱的姐姐受了这么大的委屈惊吓,就气得全身都在抖。

  他不敢想姐姐这几天是在怎么样的恐惧和惊吓中度过的。

  他不但要找那两个杂碎还要找吴家,他们就这样由着村里人欺负他姐,他不能原谅。

  但是看着姐姐哭红的眼睛,又怕再次吓到她,就顺着她坐了下来。

  “书珩,你听姐说......”

  等聂微微把其中利害关系和他说了一遍后,他抱着头哭了起来:“难道就这么放过他们吗?他们那么欺负你。”

  聂微微给他顺着背,接着他在心里做了个决定就是搬来和姐姐一起住。

  姐弟俩哭了一场,等两人情绪都平静了些,聂微微看见二女儿蓉蓉站在堂屋门口,她不知道这孩子有没有听到或是听去了多少。

  “蓉蓉,你姐和小宝呢?”

  “她们在门口玩呢,我瞧见院子旁边有马兰头,就想回来拿篮子去挖一些。”

  见二女儿如平日一样,估计是没有听到,就交代她们不要去远的地方玩。

  中午留魏书珩吃饭,他闲不住就挑起水桶去挑水。

  挑完水之后,他拿着锄头去院子后面给她们开块菜地。

  婆婆秦氏端着碗豆腐来了,进门时,聂微微用一块布围着脸在除火塘里的灰。

  她护着碗站在门外,聂微微停下手里的活道:“我二弟来了,在屋后给我开块菜地,我想着把柴灰除了倒后面去算是肥了。”

  秦氏:“今日早上你没去,卖了三百九十二文,这是你的那半,还有我回来时买了些豆腐,给你们娘几个添个菜。”

  聂微微只接了豆腐道:“钱我不能要,那是您和弟妹辛苦挣的,我要像什么样子,豆腐我拿着就好。”

  婆媳俩拉扯了一番,秦氏只得把钱揣回去,后面的魏书珩听见了声音,到前面来和秦氏打了招呼。

  聂微微留她吃中饭,她不肯,就把碗腾出来,秦氏拿着碗就回去了。

  中午饭就是鲤鱼烧豆腐,还有一盘凉拌马兰头。

  聂薇薇把鱼肚子上的肉和豆腐夹给三个孩子。

  小宝见两个姐姐比他的多又开始哭起来,魏书珩要抱他,让聂薇薇拦了:“让他哭,姐姐们比你大,就是要吃多的,你再想想是不是不吃,不吃后面什么也没了,别指望我给你留。”

  说着自己端起碗吃起来,见四人都在吃饭,鱼的鲜香一直勾着他,他抽抽嗒嗒地坐到桌子跟前拿起勺子吃饭。

  “娘,鱼真好吃。”他吃着说了一句。

  所有人都盯着他看,魏书珩一下笑起来:“宝儿,这句话说得清楚。”

  蓉蓉吃着豆腐说:“他好吃,有吃的就说得清楚。”

  玉儿则一声不吭地埋头苦吃。

以上就是穿成寡妇小说的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全文故事情节紧凑、幽默、妙趣横生,作者文笔代入感强,让读者深深的陷入其中,无法自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