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媚色入骨

更新时间:2024-07-10 12:54:56

媚色入骨 连载中

媚色入骨

来源:阅文 分类:现代言情

两人倒是大大方方的袒露着自己的劣势,却守着自己的底牌,不肯显露半分对彼此试探着。 秦宴风最初给她的承诺是订婚宴那晚在车里,她笑着问他能给她什么权,他说,他能给的,他都会给。 今晚给的承诺是他可以帮她对付沈家。 不过见面两次,她怎会轻易信他?所以拒绝他的“好意”,就当她不识好歹罢了。 她是有些不识好歹,但秦宴风却觉得她清醒得过分。展开

行情不错嘛沈大小姐

  沈满知手肘撑着扶手上勾了勾耳边碎发,语气懒散,“如果我不嫁,我面对的只是沈家讨厌的人,我嫁了,我还得时刻提防秦家的人,啧,我最怕麻烦了。”

  她在他面前丝毫没有隐藏对沈家的厌恶,第一天在沈家见面是这样,订婚宴那晚对沈家现任的夫人和沈珞也是这样。

  秦宴风看着坐在他斜对面的女人,一身黑色,姿势再怎么随意,浑身上下都是生人勿近的防备感,一双眼睛的情绪伪装得极好。

  他喊了她名字,“沈满知。”

  男人的声音冷淡低沉,传到她耳边酥酥麻麻的,她没应声,只是看着他。

  “我尊重你的选择,不过,我也希望你能明白,婚约要是如期举行,这辈子,都只能是秦太太。”

  他起身,西服搭在臂弯就没拿下来过,“祝你好运。”

  她没送他,坐着没动。

  心里盘算着,这人要是再说欠揍的话就给上去他一拳。

  男人走到玄关处,想起什么,转过身对她说,“你也不必有太大的压力,如果最后不幸嫁给了我,我不会干扰你的私生活,你多的仅仅是一个秦太太的名称而已。”

  “……”

  “砰”的关门声响,沈满知收回视线看着桌上玻璃杯没动的水,微微蹙眉,暂且不去计较他最后两句话的言外之意。

  两人倒是大大方方的袒露着自己的劣势,却守着自己的底牌,不肯显露半分对彼此试探着。

  秦宴风最初给她的承诺是订婚宴那晚在车里,她笑着问他能给她什么权,他说,他能给的,他都会给。

  今晚给的承诺是他可以帮她对付沈家。

  不过见面两次,她怎会轻易信他?所以拒绝他的“好意”,就当她不识好歹罢了。

  她是有些不识好歹,但秦宴风却觉得她清醒得过分。

  沈满知有句话说得没错,秦家不是省油的灯,她有能力悔婚,就没必要掺合进来。

  她只和他见过两次面,她说不想与他为敌。

  她完全可以大闹一场毁掉婚约,这也符合外界对她的风评,甚至也会对沈家带来不好影响。

  但是她没有,她甚至出席了订婚宴,以一种漂亮的、高调的、近乎完美的姿态站在了槐城名贵的面前,纵使这么多年诋毁与谩骂,也让人不得不承认,她依然是槐城最娇艳的一朵玫瑰,引人艳羡。

  用对方最在乎的东西击溃对方心理防线,她何止值一句聪明。

  左一在车里,看着老板从小区门口出来,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老板一向面无表情甚至算得上温和的脸上竟然有几分冷意。

  这种感觉直到老板进了车里,他视线投向后视镜看得清清楚楚。

  沈满知不喜欢住这里的原因很简单,第一她没安全感,第二她做事很不方便。

  和秦宴风短暂的三次接触中,沈满知大概可以肯定,他需要一个妻子,如果这个人是她的话再好不过。

  至于为什么……槐城名声最坏的沈家大小姐和秦家最不受宠的秦家小辈大少爷,从某个方面来说,也还是挺配的,至少免去了很多麻烦。

  秦宴风走后,她窝在沙发上坐了良久才慢吞吞起身去浴室。

  把长发挽起来的时候,看到镜子里明眸皓齿的容貌,难得想起了刚刚男人那张情绪淡然的脸。

  无论何时都是温雅的,甚至不带任何攻击性的,偏生带点姿态随意的慵懒,举手投足仍是贵公子的模样,身上气味儿很干净,他揽着她从谢玉兰母女面前走时,她闻到的。

  哦,那个男人的容貌也是顶好的。

  她没把槐城的圈子混熟,但是,沈珞了解得很清楚。

  所以在秦宴风第一次踏进沈家大门那晚,沈珞才会把目光一次又一次投在他身上,也没空给她使绊子。

  秦宴风不满十岁就被送出国,十多年来,外人也无法知晓他的模样,倒是被传得样貌平平。

  若是早知道秦宴风姿色撩人,沈珞会不会因为联姻的人不是自己而可惜?

  沈满知面色平淡的打开花洒,纤细的手指拉起卫衣下摆低头脱掉扔在一边,想起那天晚上订婚宴谢玉兰母女拐弯抹角的在秦宴风面前说她晚上住在夜店的事。

  两年前的事情解决完后,她已经很少回沈家惹得一身麻烦了,这次订婚,倒是让她们母女自己撞上来了,看来是之前的教训还不够狠,不长记性。

  水雾弥漫浸上整张脸,她闭上了眼。

  槐城C大是国内数一数二的高等学府,对街是繁荣的利界商圈,上层消费者的聚众之地。

  周觅开着一辆SUV卡宴缓缓停在商圈广场临街路边,手肘搭在降下的车窗边沿。

  他偏头点了根烟,墨镜下的一双眼看着对面C大门口空地的寥寥几人。

  两个高瘦的男生在一旁聊天,其中一个还时不时偏头去看站在有指示牌杆下的女生。

  然后稍显白净的男生拿着手机慢吞吞的向女孩走过去,还带着几分男大学生的内敛和羞涩。

  走到女生面前时,把手机示意给对方看,声音有些低,“你好,可以……可以加个微信吗?”

  女生穿着黑色长裤,白色拉链外套,立着领子堪堪抵着下巴,抿直的唇,高挺的鼻梁,然后是一双目光清冽的眸子。

  细碎的光影揉拧开来,本来是清冷的面容,偏生晕染上几分柔媚。

  周觅唇角不自觉上弯,指节弹了弹烟灰,沈满知啊。

  沈满知看着面前还略显青涩神情小心翼翼的男生,舌尖滑过犬齿,低眸看着男生拿着手机的手还有些轻微抖动。

  眼底闪过一丝随和的笑意,揣在衣服兜里的手把手机勾出来点出了自己的二维码。

  男生小声道谢后面色明显高兴的抱着手机两步并三步走回小伙伴身边,往另一边走了。

  她并没有通过好友申请,直接把手机丢回兜里,侧身对着C大校门,一双眼恢复了原有的冷清淡然。

  周觅灭了烟,下车过了马路,身高腿长的三两步走到沈满知身边。

  倚着告示牌的杆子,眉眼挑笑,“行情不错嘛沈大小姐。”

  被叫到的人抬眼看着突然出现的寸头,不动声色的回想了下这人是谁,然后冷静开口,“过奖了,不及周少爷。”

  周觅笑了笑没反驳,拿出手机点了点支到女人面前,一副浪荡公子哥的模样,嘴角勾起更显乖张。

  “加个微信,交个朋友?”

  沈满知瞥了眼他显示的手机页面二维码,好似真的要加她微信。

  她面无表情,只是语气几分懒散,“周少爷莫不是对我有意思?”

  周觅摆手,“不都说了交个朋友嘛,沈大小姐人美路子野,做朋友值当。”

  沈满知嘴角勾了点笑,目光重新移上去看着周觅,“比如以后还能约着蹦个迪?”

  周觅这种有偶像包袱的,再怎么吊儿郎当也不会去人多嘈杂的大厅蹦哒的,人只会坐卡座,上SVIP包间。

  周觅微怔,唇角笑意却没变,“……当然,年轻人的玩意儿玩着还是挺上头,有沈大小姐罩着,我可是期待得很。”

  男人站姿随意,寸头发型让他看起来多了几分戾气,话语调笑又带几分痞气。

  “年轻人的游戏您就别参与了,不符合您的身份。”

  沈满知轻微弯唇,只是语气一如既往的淡然随和,“这边建议您喝点茶品个曲儿,养生,姐可以给您罩着。”

  周觅:“………”

  男人站直了身子正色道,几分诧异的语气下夹杂明显的戏谑,“怎么,沈大小姐这些年见神龙不见首尾,混戏曲圈了?”

  倒不是说戏曲怎样,只是话从这男人口中说出来却带着明显的戏弄意味。

  沈满知不甚在意,撤回视线不再看他,眼眸轻微眯了下,眼尾狭长,一瞬间的倨傲和慵懒展现在女人的脸上,惊艳得很。

  “这倒没有,只是这些年浪得不像话,砸了一处戏曲院,砸出名声了。”

  她略微停顿了下,想来好笑,语气仿佛几分无奈,“于是对方给了个后门可以走,我也只能拿这个罩着周少爷了。”

  沈满知眼尾一瞥含笑看着他,“不过周少爷既然看不上,说明姐路子还是不够野,周少爷还是不要屈尊和我做朋友了。”

  周觅一言难尽脸:……

  他都能想象那处被她祸害的剧院心疼又委屈的给人开特权的样子。

  周觅收下心底的抗议,早已收回的手低眸看了眼手机上的微信消息,抬头朝沈满知身后看去。

  秦宴风的车停在他车屁股后面,男人万年不变的佛系淡然脸朝着他这边的方向,深邃的眼底神色依然冷淡。

  沈满知怼完人,看着周觅的动作,完全没在意,往旁移了两步不再搭理他。

  秦宴风站在马路对面,周觅下车过去两三分钟,他就来了,停在周觅车后。

  然后就看到斜对面高校门口告示杆下的男人,正在搭讪女人。

  正想催人过来,看到那女人的背影以为是沈满知,毕竟身材和个人气质摆在那儿。

  直到她稍微侧了点脸,他才确定那就是沈满知。

以上就是媚色入骨小说的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全文故事情节紧凑、幽默、妙趣横生,作者文笔代入感强,让读者深深的陷入其中,无法自拔。